当前位置:主页>时事要闻>
广州中院有关负责人 详解许霆盗窃案定罪量刑
来源:  作者:本站

作者:本报记者 何 靖 杨晓梅 本报实习生 赵姗姗 发布时间:2008-04-01 08:08:25




新闻发布会现场。罗伟雄 摄




被告人许霆在法庭上。罗伟雄 摄


  昨天,许霆盗窃案重审一审宣判后,审理该案的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长甘正培,就案件如何定罪量刑等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接受了包括本报在内的媒体记者采访。

  许霆具有犯盗窃罪的主观恶性,其行为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

  甘正培说,许霆在发现自动柜员机出现异常后,既没有向公安机关报警,也没有按银行卡上的电话号码联系银行相关部门,更没有像其辩解的那样在取款后向所在单位报告和上交款项,而是连工资都不要了便携款逃匿。由此可见,被告人许霆所谓“替银行保管财产”的辩解缺乏事实根据,有悖于常理,不具有可信性。

  纵观许霆的整个作案过程及作案后的行为,许霆的主观恶性明显,其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许霆取款前查询过自己银行卡的余额,明知自己卡内只有170余元,第一次取款1000元后又查询了余额,在发现自动柜员机出现异常,能够超出余额取款且不能如实扣账的情况后,连续、主动170次指令取款,时间前后长达3个多小时,直至其账户余额仅剩1.97元为止。在此过程中,许霆两次把赃款拿回宿舍,再返回现场取款,其取款的方式、次数、金额、持续的时间等客观事实均表明其主观上具有明显的恶性。许霆恶意占有银行资金达173826元,依据法律规定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严重侵害了银行的财产所有权和金融机构的资金安全,具有社会危害性。

  许霆的行为符合盗窃罪中秘密窃取的特征

  甘正培说,我国刑法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盗窃罪中的秘密窃取,是指行为人采取主观上自认为不被财物所有者、保管者或经手者发觉的方法,暗中窃取财物的行为。至于是否实际上已被当场发觉、是否事后马上被发觉、是否因行为人在窃取财物时留下身份识别标志而事后被发觉,均不影响秘密窃取的成立。许霆供述明知其银行卡内仅有170余元,在第一次取款和查询后已意识到自动柜员机出现了异常,仍然连续170次取款174000元,并供述“银行应该不知道”、“机器知道,人不知道”,这均证实了许霆实施取款行为时主观上自认为银行人员不能及时发现,故许霆的行为符合秘密窃取的客观特征。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